枣强文明网——解读政策动态、国内外热点新闻、关注百姓民生,打造枣强人自己的新闻门户!

枣强文明网首页
  •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 娱乐八卦 > 我和科长的约定-互相征服老婆【完】(作者:大禹治酒)

我和科长的约定-互相征服老婆【完】(作者:大禹治酒)

来源:|分类: 娱乐八卦|2019-03-28 10:31:42|
现在讲一下我自己。我叫曾田﹐现在四十岁﹐身高173 公分。身体建康。在一家进出口工司任电脑部主管。
  我老婆林雪萍是个“东北妹”(哈尔滨人)。三十六岁﹐是一保险工司的个推销员。身高170 公分﹐身材丰懑。即使生过小孩了,还是一样诱人。虽然皮肤晒的有些黑﹐但肤质很好。丰满的双肩﹐圆润的屁股、浑圆的大腿。最大的特征是一对高耸的乳房﹐呼之欲出﹐丰满诱人。样子长的虽说不是非常漂亮,但也颇有几分姿色。她有那种成熟女人特有的气质和诱人的性感﹐常喜欢穿一条羊绒衫和一条长裙﹐加一双长桶靴,走起路在有节奏,很有几分气质。是那种男人一看就想要的女人。她性格开朗﹐为人热情﹐爱帮助人。但也非常好强,不管是错是对,她总会不甘示弱﹐尤其是喜欢取笑人﹐为此她多次得罪人。
  五月初﹐雪萍接到工司通知﹐去苏州参加一个为期三周的学习班。她很希望我能和她一起去。因学习期间﹐工司安排员工住饭店﹐每人一间. 我如去﹐住宿免费(当然和我老婆住同一间) .同时我也没去过苏州﹐也想去玩一玩。所己﹐我就请了三周假﹐将小孩安排给了老婆的父母。便和雪萍一同去了苏州。
  到了苏州后﹐住经了< 园山> 饭店。饭店是一间一房一厅的住宅,客厅摆着一个很大的三人沙发与一张茶几。卧房还算满大的,除了一张双人床外,有化妆台、衣橱等等。
  在苏州的学习班上﹐我们遇到了我老婆的大学同班同学张文。他在哈尔滨一家保险工司任科长. 我们都习惯叫他张科长. 我老婆现在的工作还是他给介绍的。张科长年约四十六﹐七岁﹐比我们大好多。他原是老三届。进大学前当过兵。瘦瘦的身材,黑黑的皮肤. 个子不高,估计有169 公分就不错了﹐但结实精干﹐为人豪爽,也比较会搞笑。他大学时呈是雪萍的班长. 追求过雪萍﹐但未成功。我老婆跟我说过﹐张科长个子太小﹐加上爱近女色。只能当朋友﹐不可作老公。并多次取笑他是“二级残废”(意指:个太小)﹐为此﹐张科长一直耿耿于怀﹐并扬言总有一天要报复并教训雪萍。
  和张科长一起来的还有他的老婆周淑媛及同一公司的女科员周小姐和马小姐。他老婆长得比她老公高大,约有170 公分﹐也是东北人。年龄估计约四十五﹐六岁左右。留着一头弯曲的长发。淑媛长相虽一般﹐但身材高佻﹐乳房高耸﹐体型相当丰满。颇有“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成熟女人的韵味。 ....
  在饭店﹐我和老婆住张科长夫妇隔壁。另一侧住着张科长公司的女科员周小姐和马小姐。晚上﹐大家在一起吃吃饭﹐喝喝酒﹐打打牌。白天﹐大家都去学习了。剩下我和淑媛﹐我们便结伴去几个着名景点游玩。
  不久我便发现淑媛是一个很活泼的女人﹐并且善解人意,对人也体贴。外出游玩时时提醒或招呼我。为了怕走掉﹐我时常会像拉住我老婆雪萍一样﹐拉住淑媛的手。她倒也不推脱﹐挺大方的。我很辛庆这次游玩能有她的配伴。几天下来﹐对淑媛已有了很大的好感。
  日子过得倒挺快﹐为期三周的学习已过了两周多。
  这天大早﹐我刚起床﹐就听到有人敲我房间的门。我上前把门一开,原来是淑媛﹐两手抱着一大堆当地的土产﹐手里还令了一大盒早点.
  「小曾!快来吃﹐我给你买了早点」淑媛兴冲冲地对我说道。 ..
  我心中一热﹐只觉得一股暖流涌上来﹐干紧接过早点盒﹐将她迎了进来。
  忽然﹐淑媛手中抱着的土产散了开来。我赶快冲了上去想帮她托住。匆忙中﹐我的伸出的手不小心地碰到了她的一只乳房。
  「啊﹗小曾!干什么呀﹗你想占我便宜阿﹗」淑媛脸颊有些泛红。
  「没有拉﹗帮你接住啊」我嘴里讲着﹐心里只觉得血往脑上涌﹐一种从未有的冲动涌向脑子。不知从哪里来的一股勇气,一下子将她紧紧地抱住。
  「小曾﹐你要干什么?」淑媛满脸通红﹐并不明显地拒绝我。
  没等她回过神来,我顺手一拉,将她拉到了我怀里,紧紧地抱住﹐上身半躺在我的腿上。
  这时﹐她才反应过来,用手推搡着我,有些慌张,又有些色厉内茬,低声叫道:「你放手,放开我﹐再不放手,我要喊了!」
  「淑媛﹐不要喊,我喜欢你﹗」说着我一手抱紧她的腰,一手托住她的头,低头就往她的嘴唇上亲了下去。她的头扭来扭去不让我吻她的嘴。但她越是这样,我就越是兴奋。我不断挑逗着吻她的嘴,想引她上钩.
  「不行!不可以!啊…唔…嗯…」淑媛的头左右摇摆来躲僻我的嘴唇。
  我越来越兴奋﹐死命地抱着她。我不能给她挣脱的机会﹐必须“强行”征服她。我的嘴紧紧地压在她的嘴唇上。她大睁着双眼看着我。我的舌头继续往她嘴唇里钻,她「唔、唔、唔」地叫着,牙齿咬在一起,不让我将舌头塞入她的嘴中。
  这个时候我已经完全没有了理智,一把按住了她高耸的胸脯。只听到她“啊”的叫了一声,双手来推我的手﹐但双唇不由自主的张开了。我抓住时机,舌头一下子使劲塞入她的口中﹐用力的吸吮着她的舌头. 我的舌尖和她的交缠在了一起。我努力品尝着她的舌头和嘴唇。
  「唔…嗯…嗯…嗯…﹗」她本能地反抗着。但嘴被我嘴唇堵﹐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我紧紧的抱住对淑媛的身体热烈地亲吻着她。慢慢地﹐她闭上了双眼,双手的抵抗也放慢了。此时﹐淑媛丰满的胸部一上一下的起伏着﹐高耸、挺拔的乳房﹐露出一条又白又深的乳沟。
  我能感到淑媛是接吻高手。不像我老婆﹐她不喜欢接吻。每次和她作爱﹐她都回避我的嘴唇。淑媛的嘴唇﹐即热烈﹐又富有激情。
  这时我已经被欲火冲昏了头脑﹐一只试探地抚摸她的胸部。她抓着我的手不让我动。她的手很有力﹐起码比我老婆雪萍有力。这个时候我以经忍受不住了。两手捉住了她的双手﹐先将她的左手扭到了她的背后﹐然后﹐将她的右手也拧到了她的背后。我能感到她的手臂很壮实。她如奋力反抗﹐我可能制服不了她。
  「不行!放开我!快放开我!」她喘息地挣扎着。
  我用两条腿紧紧地将她一双大腿夹住。用一只手将她的双手死死反剪在背后。然后用另一只手解开了她胸前衬衫的钮扣。她的一对罩着肉色花边胸罩的大乳房凸现在我眼前﹐乳房只被胸罩遮住一大半。这个时候我已经完全没有了理智﹐脑袋发晕﹐唿吸也愈加急促。哪管她的叫喊,嘴唇吸吻着她的嘴唇。我一把将她的乳罩用力扯了下来﹐一对白白圆圆的大乳房凸现在我眼前。淑媛的奶头很大﹐呈深红色﹐乳房相当丰满﹐比我老婆的乳房还白一点﹐但皮肤较我老婆的粗一些。必竟大我老婆六﹐七岁.
  「你…你太过份了﹗你这么能脱我的胸罩呢﹗放开我﹗…让我起来﹗」她的身体朝后仰着﹐脸羞涩的通红。
  我早忍不住这种诱惑贴了﹐这是一个成熟女人的诱惑。我心跳开始加速,我感到肉棒亦开始充血胀大。我开始疯狂地吻着她的嘴唇和胸扑﹐抚摸着她丰满的乳房 ﹐乳晕和微红的乳头。
  「阿…阿……﹗喔…﹗你不可以这样﹗」慢慢的她开始不那么用力了﹐看来已经默许了。比一个自己小五﹐六岁的男人紧紧的拥抱抚摸着,她能不兴奋吗?
  「不…﹐不要这样…,不要再摸了…!打住吧,咱们不能再继续了!」她不断喘息着﹐ 身体不停的扭动挣扎着。
  我这时候欲火难耐﹐脑子一片空白﹐什么也管不了,只想占有这个女人的身体. 我开始把手申向了她的牛仔裤……
  「不要!不要!放开我﹗你要干什么了﹗」淑媛开始有点惊慌起来。
  「淑媛姐﹐我马上要当你老公了!」我心原意马地调逗着她。
  「不…不行……那里不行啊﹗我老公知道了不得了﹗我不要!……我不要﹗」她的声音是乎很坚定。
  女人的这种躲躲闪闪的态度会让男人更加欲火中烧﹐她的挣扎让我更加兴奋。我将她的双手使劲扣住﹐使她不能过份动弹。然后将她牛仔裤的皮带抽了出来,并解开了扣子。
  「不行﹗你不能脱我的裤子!你要干什么了﹗我不会同意的﹗」她小声地哀求着。

  我能感觉到她那女人内心的骚性已经被我挑动起来。她又想要,但又怕。女人天生一付娇羞的个性﹐其实口中叫的都是和心里想的恰恰相反。心里想要,但又不想通奸的负责任。好吧﹐我今天就成全你﹗
  「淑媛姐﹐即然你不配合﹐那我就来硬的了﹗」我把她身子翻过来,脸朝下﹐背朝上﹐将她压在我身下。然后﹐将她的双手紧紧反剪到了背后﹐压在她的屁股上﹐使她无法挣脱。哇﹗她的屁股好丰满﹗
  「不要啊﹗……不要啊 ﹗……」淑媛扭动着身体和屁股。
  我拿起她风衣上的腰带﹐开始捆绑她。淑媛身体挣扎着﹐屁股扭动着﹐双腿踢动着。我能感到她是一个很有劲的女人﹐起码比我老婆劲大。但她并未太奋力反抗﹐不然﹐我是治服不了她的。不一会﹐淑媛的双手就被我紧紧捆绑在背后。
  「放开我!快放开我﹗」她虽然在喊,却并不很有力。
  我拼命地用理智抑制冲动的本能,但我此时己经极度亢奋了。我搂住她的腰,抬起她的下体。我将她牛仔裤的皮带解开. 由于淑媛的双手被紧紧绑在背后﹐她的上身几乎动不了。我左手抱住她的腰,右手将她的牛仔裤使劲扯了下来﹐ 扔到了一边。她本能地想翻过身去来阻挡我的拉扯,但被我死死压住。现在﹐她的身上只剩下白色的三角内裤。我右手抓住她的三角裤的右侧﹐使劲往下一扯﹐然后﹐抓住她的三角裤的左侧﹐再使劲往下一拉。没几下子﹐她的三角裤就被我拉至膝盖处。此时她的高耸胸脯、浑圆的屁股﹐黑黑的阴毛﹐及微微隆起的阴部完全暴露在了我面前。我现在只觉得血往头上涌﹐什么都不顾了。扑上去压在了她的身上。
  「放开我﹗……不要呀……求求你……不要插进去呀﹗」听她的声音﹐能感到她现在真有点害怕了。
  淑媛挣扎着,反抗着。我嘴巴死死压在了她的嘴上﹐使劲分开了她的双腿﹐把她的大腿掰开成大字形﹐将我坚硬的下体狠狠地顶进她那火热又湿润的阴道。
  「啊…………………﹗喔…喔…喔…」淑媛长长地大喊一声﹐然后出现了暧昧的呻吟声。我能感到她的阴道猛地一收缩﹐将我的阴茎紧紧地挟住。可能是没生过孩子的原故﹐她的阴道非常的紧﹐里面滑滑热热的﹐非常温暖舒服。此时﹐我感道有一种奇妙的荣誉感﹐因为我成功地征服了一个我老婆以外的另一个女性。此时我正在享受着她的身体。
  「啊……拔出来啊﹗快拔出来啊﹗你不可以这样﹗你放开我,快出去啊﹗」淑媛扭动着身体,是想让我停止下来。
  我此时几乎忘掉了世间的一切﹐奋力地在淑媛的身体内抽插着﹐全身充满激烈的快感。几分钟后﹐我达到了高潮﹐一股精液喷涌而出﹐射入了她的体内。
  「啊…啊…啊…啊﹗」淑媛的身体剧烈地抖动着。
  「你这个流氓,终于得逞了﹗你最后还是把我占有了﹗」淑媛愤愤地看着我。
  中:老婆被科长征服
  今天是周日﹐明天学习班就结束了。大家将回各地。我和淑媛发生关系以来﹐己近一周。至今相安无事﹐我暗自辛庆.
  作为告别﹐我们一行人去餐馆吃了晚饭。饭间﹐大家喝了不少酒。我和张科长互相多灌几杯﹐后来俩人都喝醉了。回到住所 ﹐己是晚上十点多。本想立马休息﹐但淑媛提出要打牌。说是明天可以在火车上睡觉﹐今晚要玩通宵。我很不愿意﹐但不想得罪她﹐就随了她们的愿。这样﹐他们就玩起了扑克﹐张科长夫妇一家﹐我老婆和周小姐一家。我当我老婆的参谋﹐马小姐当张科长的参谋. 淑媛又拿出了一些脾犹. 大家就这样边打边喝。
  他们4 个人就在酒精的助兴下玩开了,彼此互相调侃笑闹。今晚张科长和淑媛手气非不好﹐几局牌都输了。才打了30分总钟﹐就输掉200 块钱。
  我老婆喝了酒就话多。加上今天打牌手气好﹐还赢了钱﹐就更加得意忘形﹐开始取笑张科长夫妇.
  「张科长﹐你真没用﹗每次打牌都输钱给我」我老婆取笑着。
  「今天手气不好啦﹗」张科长无可捺何地说.
  「什么手气不好﹖你就是没用﹗你哪次赢过我﹖」我老婆更加进一步。

  「哈哈﹗我在床上赢你就行啦﹗」张科长接醉发烧﹐沾我老婆的便宜。
  「哈哈﹗看你这个“二级残废”在床上你谁都赢不了啦﹗」我老婆进一步反击着他。
  「我今晚我要在床上赢你﹐把你搞定﹐看看谁厉害」科长酒量不好﹐醉后发怒了。
  「老张﹐这娘们欠操﹐非得给她一点教训!看她还敢不敢取笑你」淑媛愤愤不平地对她老公说。
  「雪萍﹐我今天要好好收拾收拾你」张科长站起身来﹐指着我老婆叫道。
  听到这句话后﹐我心里突然产生一种冲动。一种麻麻的兴奋与刺激的感觉在萌动着。我接酒精的助力﹐调侃着说到「哈哈﹐张科长﹐你要能制服我老婆﹐今晚她是你的﹐你想对她干什么由你」。
  「老公﹐你好坏啊!……竟把自已的老婆让给别人﹗」老婆朝我喊道﹐脸颊上浮起一片红晕。
  「雪萍﹐今天我是要定你了」张科长淫淫地笑道。
  「你敢﹗你有本事你就上来」我老婆不在乎地回应着张科长.
  「你看我敢不敢﹗」张科长乎地一下站了起来﹐朝我老婆冲了过来。
  他一把抓我老婆没抓住﹐然后他们开始围着桌子追。几圈后﹐张科长将我老婆从后面一把抱住﹐并抓住了她双手﹐把她按在沙发上坐着。我老婆的两条大腿被压在了沙发上﹐双手被张科长拧住朝后拉着﹐身体朝后靠在他的身上。头压在他肩上。张科长几次想则脸去吻我老婆﹐都被她躲开. 突然﹐张科长手申向我老婆的胸脯,她急用双手去抵挡,哪知张科长这是个虚手,他一下伸手拉住了她的裙带。为了避免裙被扯下来,我老婆赶忙用左手去扶裙子,张科长饿狼捕兔一般一下子捉住了我老婆的左手,扭到了背后。我老婆出于潜意识里的自我保护,侧过身去,申出右手想推开张科长﹐但她的右手也被张科长反剪到了背后。只听 “嘣”的一声,张科长一个大翻身将我老婆结结实实按在了沙发上,她还来不及翻身,就经被张科长从后面紧紧地压在了身下。
  我老婆被张科长按在沙发上﹐双手被反剪在背后﹐动弹不得。她反抗着﹐扭动着。
  「放开我﹗当着人家老公面动手动脚﹐讨厌拉﹗」老婆红着脸叫道﹐表情有点害羞。
  「老张﹐把她捆上!看她还敢不敢嘴硬」淑媛说着﹐把我老婆裙子上的裙带扯了下来﹐递给了她老公。
  「啊……啊……不要拉……不要拉……你想干什么……」老婆在沙发上挣扎着﹐看上去开始有些慌乱。
  我想上去帮我老婆﹐但被淑媛一把拉住﹐按在在椅子上「今晚你给我老实点﹐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动﹗不然我把你对我作过的事都兜出来。」她轻轻地﹐但很坚决地对我说道。
  我知道这下麻烦了﹗我老婆今晚是在劫难逃了。淑媛是要报复我那天对她的轻薄和侵犯。这个吊女人﹐那天她自己也爽到﹐今天怯要报复我。早知道强决不同意他们打牌﹐这事也不会发生了。现在一切都晚了﹐只好顺其自然了。
  张科长必尽是男人﹐又当过兵﹐他一只手解开了我老婆胸前羊绒衫的扣子。另一只手只手把我老婆的双臂扭在身后﹐将她死死地压在沙发上﹐然后把她的羊绒衫脱拉了下来。这时她的上身只剩下白色的无肩带乳罩包饱着她那饱满娇挺的乳峰。
  「阿……!别这样﹗你放开我」我老婆本能地挣扎着。
  张科长利索地用裙带将她的手腕扎住,然后将她的双手紧紧地捆绑在背后。
  张科长制服了我老婆,把她拦腰抱在怀中。她那只隔着一层胸罩的乳房及那道深深的乳沟,显得十分丰满,雪白的乳肉走了一半出来,而随着她紧张而胸部起伏不定,乳沟好象会动一样。张科长死死地盯着﹐看得痴呆了。
  「我认输﹗我认输了﹗张科长﹐放开我﹐放开我吧」我老婆脸上泛着红晕﹐小声地求饶着。
  「老张﹐今天是你生日﹐玩个痛快吧﹗好好享受享受她﹗我不管你﹗」张科长的老婆淑媛淫淫地对她老公道说。
  “酒后乱性”是男人的专利。张科长一听老婆同意他“开荤”﹐显得很兴奋﹐马上就把我老婆死死地搂在怀里,嘴唇压在了她的嘴唇上﹐强吻了起来。可以看出﹐张科长为能玩弄这样一个曾当过自己女朋友﹐而又未呈到手的女人而兴奋不已。

  「呜~~唔~ ﹐啊……啊……﹐不要乱来﹗他们和你开玩笑!你还当真占我便宜啊!快把我放开!」我老婆开始大叫了起来。 ...
  张科长跟本没理会我老婆的请求﹐紧抱住着她,用舌头堵住她张口叫喊的嘴﹐ 激烈的热吻着她。我老婆紧闭嘴唇﹐启图不让他的舌头进入。但是,她的牙齿终于被张科长的舌头顶开,他的舌头申入了我老婆的口中,与她的舌头交缠在一起。张科长不断用舌尖的在她的嘴唇上舔着﹐舌头搅拌着、刺激着对方。看来张科长的接吻技巧很好,用舌头缠住我老婆的舌头﹐如蛟龙一样在她的口中肆虐。在张科长嘴唇的刺激下﹐我老婆已经有点神情迷乱了。
  「不……﹐不要﹗你不能这样﹐你不能对我做这种事﹗」我老婆被捆着﹐动弹不得。但又不好太发作﹐只好小声哀求着。
  「让你叫!我要你喊﹗老子今天玩定你了﹗」张科长不顾她的叫喊﹐拿了一块毛巾﹐往我老婆嘴里塞过去。
  「唔…不要﹗」老婆惊叫起来,用力扭头躲避。张科长趁她嘴未合上﹐狠狠.地将毛巾塞了进去。
  「呜~~~ 唔~~~ 呜~~~ 嗯!」老婆己喊不出声来了﹐她不死心地晃动着身体和大腿,鼻端发出沉闷的鸣声。
  我真想把老婆从张科长手里枪回来。然而身体被淑媛和周小姐﹐马小姐这三个女人紧紧按在在椅子上﹐动弹不得。此时﹐我还有一种平时无法达到的刺激感觉。既然到这个地步﹐我倒要看看张科长会把我老婆玩到什么地步。不如假装被三个大女人按住无法动弹,道要看看张科长如何摆弄我老婆。不过﹐希望他不要太过分﹐能快点完事。
  张科长似乎很有经验﹐他一只手模住了我老婆紧贴着着白色奶罩的高耸的胸脯﹐另一只摸索着解开了她背后的乳罩扣。老婆那无肩带的白色乳罩很快就被张科长拉扯了下来。瞬即﹐她的上身体己被脱个精光。一对白白圆圆﹐丰满坚挺的乳房暴露了出来。
  「啊……啊……啊……哎……啊……啊……哎…… 唔……」我老婆被捆了双手﹐嘴巴又被布块塞着﹐一点反抗能力也没有。只能看着张科长在自己的乳头上摸着。
  张科长一双充满欲火的好色眼睛如饥似渴的尽情着看我老婆白色奶罩紧贴在同样高耸的酥胸。两个乳房既大又尖﹐胸部因紧张而不住地一上一下的起伏﹐头乳头坚挺上翘。让他大饱了眼福。他一只手满满地揉摸她高耸的乳房。同时﹐他拉开了塞着我老婆嘴里的毛巾﹐又要开始要亲吻她。
  「啊……!老公救我!救救我﹗……他们太出格了﹗」老婆朝我大声喊着。
  「你太过分了﹗放开她﹗」我朝张科长喊着﹐但知道这只不过是装装样子而己。
  张科长没理会我﹐对着我老婆的嘴又亲又吻。
  「不要!不要!放开我﹗放开我﹗」老婆开始大声哀求着。
  「成熟女人的嘴感觉果然好……呵呵﹗」张科长嘴粘在我老婆性感的嘴上,舌头也钻到那里面去了。他一只手在我老婆的胸脯上搓揉﹐另一只手则在她的小腹部上模着。他的口吸着啜我老婆那粉红色的乳头,乳尖顶到了他的牙齿,他更兴奋了!
  「不要,不要,鸣…鸣…」老婆满脸绯红地乞求着。虽然她的理智不允许、嘴里说不肯,但我能看出她其实已经有了生理反应。
  … 忽然老婆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松脱了捆绑的双手﹐跳了起来﹐接着把一把推开了张科长,从他的怀里逃了出去﹐往卧房逃跑去。
  张科长很快扑了过去﹐捉住了我老婆﹐把她拦腰抱住。两人又扭打在一起……。我老婆挣扎着﹐反抗着…。最后﹐她的双手还是被张科长捉住﹐反剪到了背后 ﹐捆绑了起来。
  「不要!不要!放开我﹗我不敢了﹗我求饶﹐我再也不敢取笑你了﹗」我老婆大声哀求着。
  「现在已由不得你了﹗今晚我要好好教你训﹗要看看在床上到底谁赢﹗」张科长淫邪的笑着。
  下:老婆被科长占有
  张科长把我老婆的双手捆绑定后,将她丢在沙发上。任凭她手脚如何挣扎都不理她。
  「张科长﹐我是有老公的人,你也有老婆﹐你不能对我这样﹗快把我放开 ﹗」我老婆开始有点发怒了。

  「哪个男人看到你这样丰懑的女人不会想要玩呢?那才怪呢﹗」张科长呼吸越来越重。我老婆越喊﹐越是激发张科长的野性。
  他边说边掀起了我老婆的裙子﹐用力分开了她充满弹性的大腿。他看见了老婆窄窄的蕾丝三角内裤裤紧紧地包住丰满的阴户,在丰腴的大腿之间,露出几根幽黑黑的阴毛,丰满的大腿富有弹性。
  张科长开始把手插进了她的大腿根中揉摸抚弄起来﹐她紧紧的闭着大腿不让张科长接触她的私处。张科长摸索着想要拖去她的内裤﹐但没成功。张科长又开始摸着她的乳房。我老婆被捆了双手﹐无法反抗﹐只能由他摆布。
  「呃…………﹗不要……我不要啊……鸣鸣……鸣鸣﹐啊……啊……呃」我老婆无奈地哀求着﹐带着一点哭腔﹐也带着一点呻吟。
  我整个身子血脉贲张,脑中空白一片,急促的喘息声,身体火热。我心里明白﹐这个男人今晚不但大饱了眼福﹐而且马上就要占有我老婆了﹐我的心砰砰地跳着﹐连喘息都困难了。
  张科长把我老婆翻过来,然后把她的裙子撩到腰上﹐手从她的大腿模到了小腹﹐然后伸进她紧闭的双腿之间﹐向大腿根模去……。
  「我对成熟女性特感兴趣﹐今晚我要好好地享用你的身体 ﹗」张科长浪浪地说。
  「你…你别再羞辱我了,够了,你已玩够了﹗我的身体你今晚都玩遍了﹐你还想干么﹖一切到这为止吧﹗」我老婆大声哀求着﹐使劲挣扎着。
  「不要挣扎﹗怎样挣扎都没用的﹗哈﹐哈﹐你乳房真大,软乎乎的,手感真好!我还没有玩到男人最想玩的地方呢﹗」张科长真感到征服女人之乐实在无穷无尽﹐他兴奋地揉摸我老婆的乳房﹐不断吻着她的嘴和乳头。
  「今晚你是我老婆拉﹗我要好好享受享受你﹐哈哈哈」张科长淫笑着。
  「不要啊﹗张科长﹐我求你﹗放开我﹗啊﹗﹐啊﹗﹐放开我﹗」我老婆大声哀求着﹐这时她知道即将会降临到她身上的是什么。其实我很明白﹐老婆的反抗﹐只会让男人更亢奋﹐玩得更刺激而已。
  …张科长又将那块白毛巾又塞入我老婆的嘴里﹐转身把她抱进了卧室内﹐一把将她丢在床上。
  「啊﹐﹐啊﹐﹐﹐啊﹐哎﹐哎﹐﹐鸣﹐﹐鸣」「我老婆叫也叫不出声来。
  这时﹐我老婆的上身已经被被剥得精光,仅剩裙子在腰上 ﹐双手被绑在背后,一对高耸的乳房经完全没有遮掩地显露在张科长的面前!白嫩的乳房柔软而又富有弹性﹐深红的乳头在胸前微微颤抖。张科长欣赏着她的全身﹐揉摸着她的胸脯和浑圆的屁股。
  看到自己老婆此时正被在被其他男人玩弄﹐这时我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如何是好。我不明白我老婆比张科长个子大﹐力气也不算小﹐怎么这么快就被他捆绑征服﹐并被这个男人享受了她的乳房﹐屁股和嘴唇。
  张科长转身脱去了自己的牛仔裤﹐然后趴到我老婆的身上。他取出了塞在我老婆嘴中的毛巾。又开始狂地吻起了她的嘴唇﹐舌头伸入她的嘴中﹐并将她将的舌头吸进了口中,用牙齿紧紧地咬住。我知道我老婆不喜欢接吻。现在﹐自己双唇正被丈夫以外的男人亲密的吸吮,她一定羞愧难当。
  「不要,不要这样……你放开我﹗把我放开﹗」她奋力的挣扎着﹐扭动着。
  我老婆知道什么即将要发生了。过去﹐她有过两次被客户吃豆腐的经历. 但也就是被喝醉了的男人模了乳房或强行亲嘴唇而已﹐并未有进一步的性侵。但今天到了这个地步﹐她要面对的是将被一个丈夫以外的男人对自己身体最宝贵的部位的撤底占有。
  因双手被绑在背后﹐我老婆只能用肩推着张科长的身体﹐下身左右摆动。张科长用力地压着的肩膀不让她挣扎。见我老婆的双腿在不停地蹭动,就用两腿夹住她的双腿,让其腿不能乱动。只手疯狂地捏摸她的乳房。
  「雪萍﹐大学时你是我的女友﹐但我连你的嘴都未吻过. 今天﹐我一定好好尝尝你的味道﹐真正地占有你的全身﹗」张科长轻薄地对我老婆说。
  「不行呀﹗你不能再得寸进尺了﹗你就放过我吧,不然我会报警的﹗」我老婆大声哀求着。

  张科长强行用力地用腿分开了我老婆的双腿﹐把她的裙子扯了下来。这时我老婆全身除了一条三角内裤外就一丝不挂了。然后﹐张科长的手伸向了我老婆的三角内裤,要想解除她的最后武装.
  「不……﹗不能﹗ 不能脱内裤,不能再脱了……﹗」老婆拼命地反抗。
  张科长从我老婆高耸的屁股上拉下了她的三角内裤﹐并把裤子拉到她的胯下﹐丰满浑圆双臀露了出来。这时老婆已经一丝不挂了。他一只手申进了她肥硕的屁股后俩腿根部中﹐在屁股沟的下方摸弄起来﹐那是她身体的最宝贵的部位啊﹗她浑身颤抖了一下,臀部不自主地颤动着。
  「啊……啊……」我老婆从半开的嘴里露出了轻微的哼声。
  张科长将她身子扳转过来﹐翻身朝上。此时﹐她的私处完全暴露在他的面前。她不停的扭动大腿,想遮掩住那儿﹐但徒劳无功。丰满的大腿扭动起来却更性感﹐小腹下浓密乌黑的阴毛在雪白的屁股和大腿的衬托下更加显眼﹐阴毛从鼓鼓的阴丘处一直向下延伸到两片大阴唇边上﹐丰满的阴唇藏在黝黑的阴毛下。
  张科长在尽情的享用着我老婆:他的一只手不停地抚摸揉搓我老婆富有弹性的乳房﹐并顺着乳晕开始划圈圈﹐另一只手在在阴毛中那条柔滑的肉缝中轻轻地抚弄着﹐并在她的大小阴唇上模着,然后,用食指慢慢地插进了她的的阴唇之间。还不断地在她耳边说着情话来挑逗她「好美!酥胸非常有弹性…下面好滑…好软…」。他不段地挑逗撩拨引我老婆﹐使她浑身颤立,不住的扭动身体。她受到上下两处敏感地带的刺激,发出了轻轻地呻吟声。看来她已有了很强的生理反应。
  张科长兴奋地看着﹐喘着粗气。他知道撤底征服他身下这个女人的时间到了。他匆忙的脱掉了自己的内裤。一根并不太大但黑乎乎的的阳具弹了出来。他用大腿压住我老婆的双腿,把阳具凑近她的双腿根部。我老婆眼看着张科长的阳具慢慢靠近自己的阴唇,知道马上将要发生的事情﹐本能的猛蹬双腿,扭动着腰和屁股。
  「求求你!…啊…,不要啊﹗啊﹗啊…啊…」她呼吸急促地喊着﹐然还带有一点令人羞涩地呻吟。
  我这时候真的脑子都空掉了,这是前所未有的一种莫名超刺激感,全身热流乱冲,我看傻了。我没想到我婆会如此被一个个头矮小的男人完全制服占有。我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但我知道事情很难挽回了。
  「“嘿嘿,我要插进来啰!我避孕套都不用﹗」张科长淫笑着。
  「啊,你不能进来…不行﹗……我求你不要插进来呀﹗」我老婆大声哀求着﹐奋力挣扎着。可以感到她很紧张﹐很害怕。 ....
  「不要作无意义的挣扎」张科长的阳具在她面前摇摆着﹐己经碰到了她的大腿内则.
  「不行啊,你起码要带保险套﹗」我老婆大声喊着﹐知道她已经没有能力阻挡这个男人的进入了。
  「雪萍,我不管了,我己经忍耐不住了﹗我进来了!」张科长稍一迟缓后下身用力一挺﹐「滋……」的一声就顶了进去。
  「啊﹗………啊﹗………!」我老婆发出一声长长的叫声﹐并大声呻吟起来﹐听不出来她到底是痛苦还是快乐。
  我知道对方的阳具已经插进了我老婆的体内。看着老婆在别的男人身下呻吟,丈夫以外男人正在肆意地抚模和蹂躏着她。那种滋味叫我既酸楚痛苦,又刺激兴奋。
  「啊…啊…啊…噢…噢…」我老婆不停地喘息尖叫 ﹐紧闭嘴唇﹐摇摆着头。发出情不自禁地发出呻吟声。
  「你这个流氓﹗……你进来了﹗出来啊﹗……快拔出来啊﹗ 啊﹗……啊﹗……」我老婆大声地喊着﹐有规律地呻吟着。
  张科长哪还理会她的乞求﹐他在她的阴道里猛烈地抽插着﹐…拔出一半,再用力地插,一进、一出、一进、一出……。他的呻吟声愈来愈快!同时嘴巴堵在她的嘴上风狂地吸吮。
  「不要啊﹗我求你 ﹐不要﹗…啊﹗…放过我﹗…,不要射在里面啊﹗我没有避孕,要是射在里面,我会怀孕的﹐不要啊!」我老婆大声哀求着。

  没几分钟﹐张科长呼吸急促起来了﹐开始快速的抽插﹐放肆地蹂躏着我老婆。
  「雪萍﹐你里面好舒服﹗好热啊﹗太舒服了,你表现的真的很棒,果然是风烧的熟女啊﹗」
  「啊﹗…不要﹗…啊﹗…不要射﹗…别射进来!」我老婆惊恐的喊道。
  我老婆拼命地挣扎着身子﹐踢动着双腿。张科长不理会她,死死地抱住她的身体,让她无法挣脱。
  此时﹐张科长已经进入了极度亢奋的状态﹐上身死死压在我老婆的身上﹐将自己的阴茎一直插到她俩腿根部中的最深处﹐嘴巴同时用力的吸着她的嘴唇。
  忽然﹐他大叫道「啊﹗…射了…我要射了﹗」然后﹐猛烈地抖动着他的身体﹐并重重地压在了我老婆的身上,不住地喘着粗气。
  「啊……﹗你射进去了﹗你这个不要脸的﹗你强奸了我﹗鸣…鸣…」我老婆骂着﹐开始哭了出来。
  我知道﹐张科长已把他的精液注入了我老婆的体内。按他的说法﹐他已经彻底征服了他身下的这个女人。
  我也明白我老婆为什么伤心。因为按她的说法,她己被这个男人真正完全地占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