枣强文明网——解读政策动态、国内外热点新闻、关注百姓民生,打造枣强人自己的新闻门户!

枣强文明网首页
  •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 情感 > 书包网2花液尖峰 h花心花蜜花液 挺了进去放肆的律动小说

书包网2花液尖峰 h花心花蜜花液 挺了进去放肆的律动小说

来源:枣强文明网|分类: 情感|2016-12-30 12:15:23|

书包网2花液尖峰 h花心花蜜花液 挺了进去放肆的律动小说

书包网2花液尖峰 h花心花蜜花液 挺了进去放肆的律动小说/图文无关

似乎故事总要从起初说起,蕊妍也不例外。但她与别人有所不同的是,兜兜转转,她花了7年时间,却又回到了起初。只是岁月并不总能生发出人生的智慧,有时候徒增的只是坎坷和无奈。

2001年,我大学毕业,回到老家湖北N市。可能是因为那时候实在太年轻,觉得工作是件很累的事。恰好有个高中同学正前(化名)一直在追求我,他家条件优越,我怀了他的孩子后就和他奉子成婚。我放弃工作,安心当一个“贵妇”。

正前家开着酒店,固定资产好几百万,在不大的N市里算很有钱的人家。等我嫁进他家门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地位。我的角色就是个“小媳妇”,他们给我安排的任务就是做饭、清扫、伺候好公婆。

这样的日子愈久,我就愈无法忍受。我活得既无尊严也无自由,我还很年轻啊,我应该做些更有意义的事!我和正前说:我们去武汉发展,我不相信你离开父母就做不好了。正前的态度很坚决

:我宁可在这个小地方做鸡头,也不愿意去大城市当凤尾。

从那个时候起,我开始后悔嫁到正前家,我过去真傻,以为依靠他们就可以衣食无忧。

“还是太年轻了,真的就是一念之差。”蕊妍将曾经的决定及后来的改变都归结为年轻。

我那时候还是很好强的,就瞧不起只想着和朋友一起吃吃喝喝玩玩的男人,我们的矛盾越来越大,越来越深。最后,正前拗不过我,向我妥协了:“那就去武汉看看吧。”

2006年过完春节,我们来到武汉找工作。但问题并不像我想的那样简单,来到武汉才发现谋生不易。

黯未来:他爱我却不能给我想要的

找工作是首要问题。我大学是学美术专业的,很快找到了事情;可正前只有高中文凭,哪里都不要他。我宽慰他,要他先克服这一段时间,等找准项目了,再跟父母商量着,帮衬我们创业。

可是他不愿过这样的苦日子,他只想早点回N市。临走前,正前对我说:“如果你不跟我回去,我们就离婚,我不能让你一个人留在武汉,你一个年轻女人,长得又好,在这样一个花花世界,我不放心!”“离婚就离婚”我说,“我不靠你们一样可以生存”。在武汉的一个月改变了我的人生,我最后孤身一人离开了正前家,失去了丈夫,没有了孩子,也没有要他们家一分钱,可我不后悔!

我是下定了决心要过自食其力的生活的。我先把东西放在大学同学那里,然后花了三天时间重新找了一份工作,在这间公司里我认识了足足小我3岁的其文(化名)。其文喜欢我,那么多同事一起去他家吃饭,他就看着我一个人;他只要看着我,就会一脸幸福的表情。我不知道他喜欢我什么,我是一个离了婚、有过小孩而且比他大的女人,可是他说,他从来不觉得这些可以成为我们相爱的障碍。

就这样,我有了独立生活后的第一个男朋友。但如果就只是这样,那么就不会有我现在的心乱如麻。

和其文在一起时间不久,我就感到了痛苦。我无法和你说特别细节的事,因为生活实在是太琐碎了。总体而言就是我想要一个能照顾我的人,可他虽然很在乎我,但他毕竟小,大多数时候还是要我照顾他的。这让我很累。

他感觉到了我的痛苦,因为不能让我觉得很满足,所以他更觉得痛苦。

我们没有坚持很久,去年7月,我辞职了,因为我实在觉得很累了,就和几个老乡出去玩。

于是,我在辞职的第

二天,认识了这个有妇之夫的男人复壬(化名)。初次见面,复壬就给了我很好的感觉,事业小有成就,武汉、上海都开着公司。

愧当下:爱着你却又挂着他

和复壬认识后,我放弃了和其文的感情,我一个人外面上班,每个月1000多块钱,自己养活自己都是很难的,其文知道我的辛苦但是他能力有限,他和我一样也是打工的,所谓心有余而力不足。

复壬就不同了,他是有心又有力。我们第一次见面的那天晚上,打牌的时候他故意让我糊,那晚我赢了很多钱。打完牌,我俩出去消夜。我把过去的经历告诉他,他很同情地说:“我们是老乡,以后有什么事跟我说。”

他知道我从前生活优裕,就给我找了个房子,要我不用再工作,钱由他给,每个月三四千块。也是因为心倦了吧,我接受了这样的生活,我无视他是一个有家有孩子的人,无视他的爱人,也无视曾经为了尊严和自由,而舍弃一切的那个自己。

今年元旦,我和复壬一道回N市。一群朋友正在吃饭,他爱人来把他喊回了家,

从当时紧张的气氛我能感觉到她听到了一些风声。我心情不好,赌气和别的男孩子一起出去玩。这件事让复壬特别恼火,认为自己在家里和妻子闹,结果我还和其他异性在外面玩。他借此提出分手,也不再承担我的房租。我知道,他想摆脱我了。

这时其文给我打电话,问我的情况。我说我没地方住,其文说,那你来住我这儿吧。最艰难的时候,其文收留了我。

现在,复壬每周还是打一两次电话给我,一接到复壬的电话,我就很烦,然而看到他的号码,却又不由自主地会去接。我也不知道我这是怎么了。其文知道我的事情,但是他从来也不说什么。我对他很内疚。

我父母在丽江做生意,需要钱,要我想办法。我找复壬借,他说最近刚开了新公司,拿不出钱来。我又和其文说,其文凑了2万给我。其文是独子,父母都是退了休的工薪阶层,家里条件不好,但是他大学毕业后很努力,从一个月2000多块做到现在能拿四五千块。

其文家里亲戚都知道我们的事,知道我是个结过婚的人,只有其文的父母不知道。其文说他会慢慢和父母说。每次听其文这样说,我都很愧疚,他却说哪天你嫁给我就不愧疚了。